Friday, September 30, 2005


遲來的春天

1999年,小馬把從我居鑾家中記錄我老媽敘述我的短片播給我看時,我矜持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如洪水般傾洩而下。

那一年,我26歲;滿腦子理想抱負,卻說不出一個所以然。唯一說得清楚的,只有那一句再真誠不過的話──身為兒子,對母親說過最誠懇的一句話。

“我如果選擇了你們覺得前途會很好的工作,卻過得不開心;你們知道以後,一定也會不開心的。我現在想要走的路雖然看起來不會發達,但是如果我做得開心,你們是不是也會為我開心?”

母親低頭不語,像是明白了。她是被說服了嗎?我想,她是屈服了。

後來,移民新加坡多年,曾經在造船廠待過的四舅父幾次造訪,總不忘向母親提問:“要不要我幫他推薦一下,這一行不會有什麼人跟他競爭,待遇不錯,前途一片大好,妳要不要再跟他提一下?”當然,這句話還是不時透過母親的口傳到我耳中。我總是笑而不答,母親一定已經漸漸忘了我跟她說過的那一番話;或許,在她的內心裡還是存有那麼一丁點的希望──希望哪一天我“回頭是岸” 。

在台灣前後待了8年,除了第一年的大學先修班,大學再讀了6年,最後還是驚險的投出一記逆轉三分球才靠暑修畢業,在大學裡待的時間長得已經可以拿到一紙醫學系文憑。

那是多麼寶貴的青蔥歲月啊!以“正確”的社會價值觀眼光來看,我是多麼的糟蹋自己,多麼的浪費社會資源啊!除了大一上半年還對大學抱有美好的理想衝勁,第二年開始便再也無法對那累積多年的“理所當然”法則為我畫出的未來大餅抱有任何幻想。

初中因為成績還算優秀而選了理科,高一開始進入無可自拔的嬉鬧玩樂年華,三天兩頭到朋友家搓麻將,要不便躲進桌球場的瀰漫煙霧裡像瞄準夢想一樣把每一顆球打進屬意的球袋裡。原來就沒有好感的數理科目,便開始一一從我手中掙脫,往無止境的遠方飄走。打開書包,只剩下裝載著世界與時間的地理和歷史課本,可以滿足我急欲擺脫不安的靈魂。

當然,最後還是很僥倖的把高中文憑弄到手;只是意識,仍然深埋在歲月的泥土中不見甦醒。憑著對瓊瑤電影的幻想和一紙包羅物理F9、化學C7、生物C7,歷史、地理雙A的統考文憑赴台。讀了一年的大學先修班甲組後,罪不可赦的選了台大造船系。

當然這麼說還是很不公平,大學生活始終是如此的美好。除了那一本本厚得可以當枕頭的教科書,我總愛窩在大學對街的誠品書店裡去尋找我從前錯過的樂園;又或者,躲在公館附近的兩三家咖啡館裡貪婪的吮吸我眼前的書香和咖啡香;又或者,周末到自助旅行協會裡聽前輩們述說從世界各個角落裡搜羅來的故事。老師在課堂上點名時,我才從“三國志”電玩的廝殺畫面轉到床頭擺放的村上春樹世界裡;同學還在為下星期考試而努力時,我卻在清潔公司老闆的唆使下到台灣東北角的富基去挖生蠔。

那個年頭,生活隨意得好像遠方真的會有一大把的空氣等著我去大口大口呼吸。新的夢想的長度也在當下,慢慢慢慢的延伸開來──如果,一切從頭開始……。

我提起筆,第一次認真的提起筆開始為我的過去書寫,為我的未來書寫。在每一本書的字裡行間裡找生命的答案,在自己粗澀的文字裡真誠面對自己,甚至挖掘自己;把所有曾經的痛苦,厭惡的人事物,像檢視歷史一樣把從來沒有被陽光照射到的那一面翻轉過來。

然後,一直覆蓋在視網膜前面的霧障慢慢化開,倏地清晰起來。我迫不急待的邁開腳步往生命的新旅程出發,用力的在每一個步履間感受熾烈的生命。然後,開始不願其煩的在身邊找尋同類;找像我一樣“回頭”的同伴。

但很快的,我迷失了;但那迷失,並不源自於自己身上,而是在找尋的路途上。有太多像我一樣“半路出家”的人,但那多半是找不到相關工作被迫轉業的、找不到新鮮感也看不清方向卻胡亂轉換跑道的盲目人種。

我一直很羡慕那種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清楚自己該走什麼路的人;可是,那一直一直都走在同一條路上的,真的都是這些人嗎?有一度,“回頭”就在這種喜悅與孤獨感的漩渦裡攪呀攪、蕩呀蕩;整天,除了在別人與自己的文字裡找尋感動與自戀,還得頂住那又開始一點一點“往回”流失的信心。

畢業以後,我一手拎著好不容易弄到手的造船系文憑,一手戰戰兢兢的握住理想去敲出版社的門;一次、兩次、三次……,投入求職大海的石頭很快被海浪吞噬,深深往信心的谷底沉沒。總算在信心崩潰的臨界點上,一顆無心投出的石頭還是在前障上敲破了一個小洞。

負責面試的女主管在翻了我的履歷表之後,我鼓起勇氣低著頭把帶來的文章遞到她面前,心隨著女主管的翻閱動作在體內發出怦怦的驚人聲響。過了一會兒她停住了手上的動作望向我,“文字編輯的工作很辛苦喔,要看很多資料,你怕辛苦嗎?”沒等我回答,她說出了我這輩子最後受落的一句話:“下個月可以上班嗎?”我微燙的臉上早已咧開了大大的笑容,像個小學生一樣的用力點頭。女主管滿意的笑著送我出去的時候,才走到門口,我不爭氣的淚水便已奪眶而出。

那一年,遲來的春天在我26歲的生命裡開滿燦爛的花朵。那一年,我把造船系的文憑塞在抽屜裡的最深最深處。

後來的後來,生命的一些花朵還是謝了,討厭的理科後來也還是堆堆疊疊出我的思考邏輯和價值觀,從別處長出新芽。如今回想起來,那一年,其實來得一點都不晚;那一張原來覺得再羞恥不過的文憑,重新被一個誠實的華盛頓翻找出來擺在文件夾裡。

今天,我可以很驕傲的說,“我是個造船系出身的副刊記者。”

14 Comments:

At 9:55 AM, Anonymous  said...

兄弟

 
At 1:05 AM, Anonymous 進賀 said...

這麼感性的人,打羽球還可以殺球嗎?

 
At 8:40 AM, Anonymous 梦游鲸鱼 said...

读着读着就莫明其妙地感动起来,眼泪好像就快流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身受同感吗,我也不知道。

‘我一直很羡慕那種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清楚自己該走什麼路的人;’我也一样,也曾埋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读医生、会计、律师之类的,反正读完了,就肯定当医生、会计、律师吧,不必烦。

关于你对母亲那番说话,我没说过。不过我对妈妈说的是:‘我不是很ambitious 的人,也不要发达,住洋楼,驾BMW’。妈妈听了之后静了一下,然后说: ‘唔,你和你爸一样,他也是这样的。’不是厌恶的表情,是平静的表情,甚至有点认同的感觉。我那时也觉得很感动。只是有时候看到爸爸妈妈那双手时或逐渐苍老的面孔或逐渐缩小的背影时,我的内心又很痛,很责怪自己为什么不像别人的孩子那样可以买一栋洋楼给父母住,很责怪自己在爸爸妈妈那么辛苦供书教学后为什么自己不能出息一点,赚多一点钱??好像辜负了他们多年来的期望,我一直以来都是所谓的好孩子,读书时成绩好,毕业后自然应该干一份很有前途,薪水很高,然后两年内应该可以升几级的工作吧,偏偏我没有。或许爸爸妈妈根本没有在意过,或许是我一直觉得我亏欠他们而已。

对于自己的生活,我十分满意十分快乐,但对于‘出息的好孩子’这一方面,我觉得自己失败极了。

 
At 2:02 AM, Anonymous 偉智 said...

兄弟﹐不是因為你給了我一包好料我才贊﹐
這篇也是好料﹐
情敵﹐
我上個星期才與我們的女神吃飯﹐
對于這篇文章﹐
嗯......

 
At 5:37 AM, Anonymous 左邊的眼睛比較好 said...

喂偉智兄弟,
你這句“對於這篇文章,嗯...”是什麼意思,是大解不出還是怎樣?我這裡有藥.
女神不會知道我的blog吧?

 
At 9:03 PM, Anonymous 小馬 said...

兄弟
這篇......嗯嗯.......

 
At 9:46 PM, Anonymous 好人熊 said...

兄弟
這篇 ....... 恩恩 ........

 
At 10:58 PM, Anonymous 阿佐 said...

看這篇真是,嗯,感同身受
我也是莫名其妙一路讀理科到大學畢業
雖然文科的成績一直比理科好
不過現在回想
可一點也不後悔耶


另,我還以為左眼是跟小馬及劍鳴同一卦修哲學的咧

 
At 7:04 AM, Blogger 左眼 said...

阿佐兄,
哲學,我可從來都不敢高攀?
連生活都過不好,剩下的實在太遠太遠了.

 
At 5:01 AM, Blogger Zooooker said...

左眼,聼偉智說你要有很多很感性的文章還未sai lang,請問你什麽是要要辦文章mega sales, sai lang 給我們看???

 
At 12:43 AM, Anonymous 小馬 said...

笨熊,我的"嗯嗯",是猛點頭表示讚揚的"嗯"
你的"恩恩",比較接近床第之間的叫聲.....

 
At 6:26 AM, Blogger 左眼 said...

zoooooooooooooker兄/妹

你/妳有所不知,偉智他對我存有幻想(他對感性的東西或人或動物都存有幻想),而且你說的sai lang乍聽之下太像lelong,所以以我如此一個對素質有要求的32歲男人來說,未免過於那個了;因此,我只好繼續讓偉智和你繼續存有幻想。

 
At 11:28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I was reading you blogs, and this particular blog reminded me of a very close friend. He knows what he wants, and yet he doesn't know how to get to the things he has been wanting. And that is sad.
I am not good at talking or expressing myself, but i am glad that you said this"那一年,遲來的春天在我26歲的生命裡開滿燦爛的花朵。"

It is a little mushy, but I wish I can hear similar statement from him, I admit that I am shallow, I want happy endings tag to everybody's dream, especially him. Thank you for brighten up my day. I like some of your writings.

 
At 1:06 AM, Blogger 左眼 said...

匿名小姐(我猜):

我常常都想如果自己也能點亮自己的每一天,其實還真不容易;能夠不小心點亮妳的一天,真是我的榮幸.其實不是客套話,我每一次出去旅行也希望自己能夠在旅途上除了收,也能給予;再不積德,恐怕這輩子註定得不到善終了.呵呵...

 

Post a Comment

<< Home